伯格影像纪录

 
   

圆明园遗址凝思

叶文福

谁来不落泪?这满目劫后荒芜  
飞雄流秀,如今玉殒香消,碑残日暮
几点昏鸦,掷啄着这死去的腐败与豪华
一枕噩梦,在废墟的苍白上无声啼哭
不是怀古。没有悲哀。我已经麻木
一页残破的史书,我在这干涸的泪水中拜读
圆明园呵,你是强盗的光荣被海盗击碎
狼口与虎口,撕裂了一个自负得可悲的民族……
因为我们最穷,这里当然最富
吸吮自制的鸦片,出息了强盗的歹毒
这泼血的豪华,于草莽中的饥民究有何用
举世无双的骄傲,难道不正闪烁着我们举世无双的痛苦
我们失去得太多!失去的骨血育出了这里的荒淫无度
我们失去得太多了!一出母体便被抽去了脊骨
从肌体到魂灵到语言到行动,哪一样属于我们自己
几千年,我们的义务就是被压迫、被掠夺、被蹂躏、被杀戮
血淹石头城,烽火扬州路
人道是:伤口里长出的思想更绚丽夺目
而我们浑身都是伤口,浑身都是圆明园
为什么失却的希望总也不能成为种植希望的沃土
没收了味蕾,我们已无法品味失却希望的痛楚
为了苟活,将自由精制成贡品,全献予活着的耶稣
自由呀,自由呀,耶稣在这里自由地飞扬跋扈
没有了灵魂的躯体,在黄土中匍匐
我们拥有几千年当奴隶的哲学
一旦站起来,便像人类的童年那样怯于迈步
如若一时间心中没有了圣坛
我们便惊恐无措,六神无主
我们很欣赏自己下跪的姿态:端正、虔诚、肃穆
跪着就有饭吃,跪着就有头颅,跪着就有顶戴朝服
生存,就意味着忍耐!忍耐!忍耐!
忍耐到寿终正寝,便是最大的幸福
全部的哲学都是为了活着,为自己活着
为领一星恩赐,故意板着正经,说自己也是最忠实的信徒
嘴里慷慨高歌“起来”,心里却在调笑站起来的莽汉
自己在鸣金收兵,却为别人狠命擂鼓
圆明园,你说话吧,你说
用你的雷霆,爆出你的悲苦蓄成的愤怒
说吧:我就是惩罚,我就是历史的批注
举世无双的惩罚,为什么迟迟结不出举世无双的醒悟
谁说我们没光荣呢?是谁在说我们没有光荣
谁不知道我们有值得自豪的列宗列祖
五千年大江东去,淘不尽风流人物
而哪一份光荣,不是载负帝王列车的枕木
谁说我们没有光荣?是谁在说我们没有光荣
难道不该同时铭记这类奇耻大辱
难道不该查一查是谁杀害了屈原、岳飞、张志新
难道不该思考:一出出雄壮的话剧,为什么总以悲剧结束
谁说我们没有光荣呢?谁能否定我们无上的光荣
我是说,多少宫殿恰是在一片无耻的颂歌声中倾覆
我是说,光荣的祖先盼望的是更光荣的后来者
孙中山穿中山服,并不要求我们死守中山服
我们有的是光荣,也有的是耻辱
光荣和耻辱,都是民族的财富
不要去伪装历史,不要把耻辱伪装成光荣
歪曲历史,只会导致历史的重复
岁月呵,稀释了多少无法咽忍的错误
多少颂歌,难道还听不出其中的企图
跋涉艰难,就不能死盯住漂亮的鼻尖
且把敏锐的目光,照看崎岖的山路
呵,这哀哀乱石缝中纤纤瘦草
这一弯斜月,这月下奔突的狐兔
大地忍辱把一个旧梦镌刻在这里
凄惨的旧梦才是绚丽的新梦的母腹
是的,这是千秋万代的耻辱
废墟在诉说:我们祖传的玉玺被前进的时间所征服
我油然想起塞拉西的宝剑,吴歌的铜佛,巴列维的别墅
腐朽的显赫,不都一夜间痛苦地进了历史的窗橱
呵,这是思想的废墟,阴私的恶臭
当为子孙痛定思痛,刮骨疗毒
与其在颐和园流连忘返,乐不思蜀
莫如在这残廊断柱间沉痛地回顾
感谢呵,感谢那一柱烛天恨火
留下这创痛的记忆,皇冠上的血污
这残破的美,泪浸的诗,我们活该有这苍白的记忆
中世纪的迷梦,看吧:这离离荒草便是归宿
就这样留予后人吧,不要修补
修补旧梦,又需聘请黑夜当保姆
这发霉的历史只有经一代一代目光的摊晒
新生活的哲理才会破土而出…
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)